JCS, Regent’s Park Open Air Theatre(下)

The Last Supper 

下半場氣溫驟降,開頭便是一首需要浸泡在酒裡的歌,好在中場休息我腦弱跟著人群買了含酒精的飲料。門徒合唱唱段的旋律一下忽然一股無以名狀的感傷,手捧熱呼呼的白蘭地巧克力差點哭出來。數日後行經公園還猝不及防聽到午場的 till this evening is this morning life is fine,簡直。

作為吵架歌擔當的 The Last Supper 妙在前中後三段可以搭配群眾群象,與 Hosanna 的三個漸進相反,這曲三段循序漸退。先前說了這版雙J的衝突普普,值得看的是門徒們一字排開把台上大十字架當長餐桌用,並在擺出各種做作姿勢和表情後刻意定格,意圖還原名畫最後的晚餐XD

Gethsemane (I only want to say) 

客西馬尼音域落差巨大,是音樂劇史上神難唱的曲子之一,尤其在某個西區舞台經驗為零的威爾斯青年當年橫空出世立下一個音高和音長的高標之後(這是另一個故事

歌詞講 JC 臨陣前夜的內心掙扎,尚未通過死亡考驗的神之子也有屬於人性的猶疑:從開頭的退縮 (If there is a way take this cup away from me) 、中間一連串焦灼地尋求回應 (至少強調二十次的 I have to know I wanna see my Lord)、得不到解釋的徬徨 (I’m not as sure as when we started) 和帶著無奈的憤怒 (What you started, I didn’t start it!!) ,最後看似下定決心迎向既定道路的自我犧牲 (All right I will die / I will drink your cup of poison / Nail me to your cross and break me) ,以為在 take me now 後便會順應天命平靜結束了, JC 卻又擱下一句趁我後悔前快快下手 ( before I change my mind ) 才總算願意結束這回合。多年前第一次聽客西馬尼時彷彿還從這首歌裡聽到挑釁和賭性 (失禮)--對什麼事的信仰是可以這樣不賭一把不知道的嗎? 但不知為何那時覺得深受撫慰。而無論 JCS 劇裡的 JC 被塑造的多老成 aka 淡然知天命,在客西馬尼裡都會露出青少年式的稜角。這個膽敢向上質疑看不見、摸不著卻又不可違抗的天(父)的概念至今還是很戳我。想想 Tim Rice 做 JCS 概念專輯在給 JC 譜詞時也不過二十來歲,尚在有叛逆精神的年紀。

能夠連珠炮的問出一堆 why 是珍貴的,過了一個年歲後再聽,更多時後只是聽出爆棚的宿命感(Thy will is hard/ But you hold every card)和走了太遠 /都沒力氣去後悔(明顯不對)的妥協。 雖然沉重的宿命感使人悵然,能在一個真正的大園子裡聽現場版客西馬尼同時又覺得幸福得要命,算是劃掉 bucket list 上的一個項目。即便這枚 JC 唱客西馬尼居然是拿把吉他自彈自唱,唱完還隨手摔吉他,我內心也只是崩潰了一下下馬上便又心滿意足。

Herod’s Song

希律王的風格不意外又是浮誇逗逼,金粉、銀粉外加錫箔紙般的大袍子。旁邊的侍從個個頭上臉上血跡斑斑,頸脖處卡了一圈宛若盤子的銀色大圓領,象徵被他砍頭的施洗約翰。但一想到莎樂美裡的希律王跟JCS的希律王的人設差異差點忍不住哈哈哈哈。

Could we start again, please? 

瑪麗亞和彼得看似要湊成西披的短打,淒涼溫柔。Ramin 這近年個人巡迴演唱過幾次。這版瑪麗亞的菸嗓好。

Trail before Pilate /  John 19:41

政教合一的年代,在缺乏想像力的人類的認知裡,天上的神便是地上的王。

DT 的走位洽如其分,what do you mean by that 有力帶勁。三十九鞭的節奏特別好,很搖滾。感謝這個製作用銀粉拍背代替鞭子,也感謝 DT 搖滾到我總算能有一次全程撐完鞭刑橋段,不鬼畜的彼拉多感人。

最終也沒有祭出大絕--演出復活,來驗明誰才是被利用的那方。 JCS 劇裡的 JC 在蒙得天啟後有多少分的自由意志,而最後是否真用死亡戰勝了死亡(成神),我們和劇中的猶大一樣都不會知道。比較確定的倒是身為人的猶大和彼拉多在這劇裡被洗白(JC 表示:你們才是棋子,你們才都沒有自由意志!Any power you have, comes to you from far beyond. Everything is fixed, and you can’t change it.)

今年復排只論整體氣氛和色系的話是我的菜,道具設計也可圈可點--象徵銀幣的銀色液體、充當繩子用的話筒線、精緻的大棕櫚葉、麥克風權杖二合一的設計和以亮粉拍擊打出39鞭等,都是聰明亮眼的巧思。從角色演繹來看的話,戲的本質出人意料之外的安全溫和老少咸宜,遠不若宣傳照看上去生猛尖銳,最可惜之處當數 JC 的演員欠缺個人魅力 (話說今年場刊改版,撤下去年占了半版的 Declan Bennett,封面改打圓型劇場全景圖,嗯),然後後半場的時代錯誤的矛盾在這個現代背景的版本也沒有被解決。不過任何把場景搬到現代的 JCS 對我來說劇情的合理性止於 JC 被捕。上十字架的矛盾我至今都還在摸索該怎麼解,好像不能算是這個製作的問題(且 JCS 嚴格追本溯源的話也就是一張融合宗教、 政治與流行文化的概念專輯,相對沒有一般知名大劇有原始劇本那些啥啥啥的解套和束縛)。結論是如果把這版定位成劇我覺得核心精神模糊,但定位為演唱會的話我會說好看,是很棒的視覺饗宴。

IMG_2917

Pictures from:  https://openairtheatre.com/production/jesus-christ-superstar

 

廣告

JCS, Regent’s Park Open Air Theatre(上)

JCS 幾十年來不知重排過幾回,直到2016復排才首次拿了奧利佛獎。看到它今夏回歸攝政公園的消息我沒多加考慮倫敦戶外場下雨機率便蹦跳著訂了票。

IMG_2910

簡樸原始的 built-in set,兩層樓高的紅繡鋼架自然嵌入背景樹叢。台上斜設一巨大十字架,不但兼具走道餐桌唱台等多重功用,還字面意義上的可燃。

IMG_2914

初秋傍晚的西方天際微微有光,落葉和花瓣隨著微涼的風大片大片落到台上,還不用開場就如夢似幻。隨著劇情如猶大預料的 gone sour 藍色的天空逐漸深下去,到了中場前最後一曲猶大背叛天已黑。一個渾然天成的呼應。下半場整場的劇情也是適合黑漆漆的黑夜背景的,以夜色為底的最後晚餐和客西馬尼的氣氛不能更棒。

新秀 Tyrone Huntley 跟西區現任大E Hyoie 同樣來自 Mountview Academy of Theatre Arts.  Tyrone 的猶大高音不費力,嘶吼處不破音,唱功鎮戶外場穩穩的,就是演技謎。看似要走愁苦大恨boy路線然而演譯方式平板,情緒切換簡單粗暴,在該不甘心和悲戚之處甚至給人有點二的錯覺(其實要說平 Hyoie 也挺平,不過他外貌身型符合很多人心中的大E形象, Les Mis fanbase 又大,反正就,吃香XD

飾演 JC 的 Declan Bennett 本身是民謠還搖滾歌手的樣子,一開口也確實很……民謠,Once那種。我刷的兩場他音量都不大,與 Tyron 對唱時被壓著打,聲音在有群唱穿插的幾段不夠突出,上半場比較紮實透出來的只有 heal yourself 那邊。造型上的話,不是說民謠吉他棒球帽雲淡風輕又被動的 JC 不能有,但這樣一來神子顯得和一群服裝彩度已經低到不能再低的群眾使徒別無二致,也與同色系的猶大沒有對比性,導致 DB 的 JC 連形象也沒能讓人有什麼深刻的記憶點。當然若導演的原意便是要去神性化到讓 JC 極盡像個普到不能在普的「凡人」那他成功辦到了。

另外這組耶猶自帶微妙的 generation gap 沒什麼火花。上半場鋪陳不足,下半場晚餐的衝突也就讓人不明就裡 ,兩人的對手戲沒看出什麼特別好說的。

再來說彼拉多 (Pilate) 和群演 (Ensemble):這版彼拉多一身黑,早早便在高台上俯瞰 JC,一臉若有所思。演員是 David Thaxton! 早年唱過大E和賈維的 DT! 曾說夢想是 JVJ 但據傳明年要回去接賈維的DT! DT 顯然胖了,沒看場刊上的演員名單我百分之百認不出來。他的輪廓髮型這回和 DB 近乎同款(論愛爾蘭人和威爾斯人輪廓的相似度),感覺皮夾克一脫後要演黑化 JC 都沒問題(沒有這種劇!!

群演上半場灰白色系的寬褲棉質運動裝 ; 下半場寬褲白罩袍。編舞可愛,有許多蹬著蹬著的動作。不過群舞時站位有時太過方正整齊,恍若在看什麼 funk-jazz 還是 hip-hop workshop,之類的,和前兩年 Almeida 酒神女信徒一樣不夠狂,雖說看上去舒爽。

以下幾個唱段流水賬式記記:

This Jesus must die 

該亞法 (Caiaphas) 超低音通常運轉。教士們的造型走金燦燦的刻板黑人嘻哈饒舌風。權杖下方另外鑲著同色的麥克風。唱至一半一行人動作一致地將權杖倒過來變成演唱會模式(觀眾一陣???)

這段第一次看覺得頗有喜感,第二回同一招再上便覺得略略討巧浮誇,同時削弱反派應有的威脅感。然後印象中亞那跟該亞法沒什麼互動,你接我唱公事公辦(是在期待什麼)

Hosanna 

如迴文般的讚頌詩。在JCS的作用為三分鐘描述一個 fandom 失控的過程:

  1. Hey JC JC won’t you smile at me?
  2. Hey JC JC you’re alright by me?
  3. Hey JC JC won’t we fight for me?
  4. Hey JC JC won’t you die for me?

七零年代的電影版和1996西區版的群眾在 fight for me 便打住早年民情溫和?攝政公園復排把上面漸進式四段唱了個全,同2000電影版和2012年 Arena 巡迴版一樣保留最激進的 die for me 唱段,耶。

中間處劇組從樓下陰影處轉出一面大鼓。鼓聲自 JC JC won’t you fight for me 的唱段加入,預告 this fandom will go nasty(喂 )。用於反派唱段的大鼓同樣用在讚美神的唱段上,昭示狂熱信徒對救世主(代換成領袖啦偶像啦也行)越界的索求帶來的危險性不亞於敵人。這裡在以往聽過的幾個版本中大多用薩克斯風表現,這個版本則側重鼓聲,個人滿喜歡的。

Simon Zealotes / Poor Jerusalem / The Temple

神殿一如既往群魔亂舞,一如既往香水場景,人性在這些點上真是亙古不變。原始立意再平和良善的組織壯大後總有激進份子(放到流行文化來說大概就是給偶像招黑的粉)。耶路撒冷裡的 to conquer death you only have to die 也仍舊通透。

對了這段舞群裡有枚高挑男孩膚色蒼白脖子又細長,臉有那麼點像 SKAM 裡的William,身型和氣質像 Even ,服裝也忽而兜帽忽而白罩衫灰棉褲,貌似只對 JC 高唱了 see my purse I am a poor poor man(笑)之類的一兩句卻吸走我大半注意力(sorry JC

 

Eric Woolfson’s Poe

 

Murders_1

中秋月圓看阿 Poe. 趁連假把以前只挑著歌聽的Eric Woolfson’s Poe 看完。就算全程帶著懷舊濾鏡我也想吼吼 David Burt 原來你的畫風是這樣??Steve Balsamo 大叔你 OOC!你們全劇都 OOC!!講述阿坡的故事的音樂劇感覺也可以考慮讓德奧或北歐團隊操作 (說不定還有望組出 Griswold 和 Poe 的冷西批(別

WhatFools_1

英國03年發的這款艾比路阿坡保守且柔軟,劇的節奏啊裡面曲子的啊也不能說不拖拉。說到軟可能八成責任在 SB 身上,年輕時期的 SB 淚眼殺人、長音要拖就拖、高音說上就上(不用說也上……),衝著這些演技缺失這事也就算了。對一個剛被 Declan Bennett 沒啥存在感的 JC 傷害,無法不想起前面數任各有特色的 JC 的人來說 SB 怎樣都好。

Immortal

All pictures are from  The official Eric Woolfson website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

久久看一次日本電影隨便記。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

從畫面即能感受到拍攝地空氣的清冷。取景函館,有斜坡高低差有港有海的地方拍起來真漂亮(肉眼看也漂亮啦)。後面阿根廷的外景整潔明亮,畫面像上了層太白淨太乾燥的濾鏡,和春光乍洩裡的色調濃郁溼潤的阿根廷彷彿兩個國家。

伊瓜蘇瀑布:不太懂女主角對瀑布大喊要活下去然後決定跟主角分手的心境轉折。也感覺不到宮崎葵自己說那段她演起來情緒滿溢。不知道小說中有沒有比較詳盡的描述。

除了那上面那段略突兀之外整部的結構完整,首尾都有平靜動人的片段。最喜歡的是主角媽媽最後寫給他那封列出他優點的信。能有人細想過你(在外人或自己眼中也許只是微不足道)的優點,放在心上,並寫在紙上想讓你明白(還怕你忘記)真好。也想起同樣在北海道拍攝的親情劇《來自北國》和《溫柔時光》。結束時莫名哭到搞不清楚是被片中壓抑的情緒傷害還是被這部片想探討的 「如果我從這世界上消失,這世界是否也沒有因此不同」的概念傷害,我打算將它隨便歸咎於我習慣在回程班機上發洩壓力。

啊對,上一部看的日本片是浪人劍心,也是佐藤健。古裝和現代扮相都好看的男孩子。

 

奧斯卡Mark Rylance什麼的

吃飯配了部分頒獎典禮。若說有什麼私心希望是 Mark Rylance 的話也只是想看大叔上台致詞再唸首讓人摸不著猜不透的小詩。

其後大叔順利拿下男配,上台有了;小怪詩沒有,略失落。Bridge of Spies 有看,一個四平八穩中規中矩細節靠大叔點亮的故事。

想圍觀 Rylance 大叔和 Louis Jenkins 再次合作的 Nice Fish,冷冷的天,無聊的荒誕和必定是無法全數體會的笑點。現正重演,紐約遙遠。